:::

德國工業4.0就業能力養成—以福斯汽車集團為例(下)


本篇係德國福斯汽車集團(Volkswagan,簡稱VW)學院和聯邦職業訓練署(Bundesinstitut für Berufsbildung,簡稱BIBB)共同合作,針對4.0汽車產業生產維修和保養領域的工作型態和任務概況,揭露德國目前做法,因應4.0數位化轉型,單一職類有著全新工作任務,與現行相關產業職類人才能力養成方案進行比較,以便對現有汽車業人才培育訓練內涵進行適當的調整與更新。

 

訓練內涵設計的概念性翻轉

維修4.0工作重點不再是只有針對單一/獨立的設備或機器,要看的面向是整體系統網絡與每個子系統資訊技術的關聯性,這是密不可分,也就是傳統電子工程和IT系統間如何相互運作與整合。制定中的維修職類4.0工作描述內容清楚地表示,在數位化工作環境下的維修工作與過往例行性的維修作業方式大相逕庭,故而造成對職業技能要求的改變。

傳統訓練方式採用歸納教學法。依職業分類(如金屬技術、電子工程、資訊工程)和工作作業流程(如分離、接合技術等)一步一步傳授其知識和技能。教學基本原則從單一面向至全面的方法路徑,逐一建立起對於過程和體系的認知與理解。然而,資訊技術作為整個系統其中一環,相較於其他領域知識和技能的學習會晚點才進行。

在數位化一體的系統內進行必要的調校和程式變更,係為了將此系統調整至該聚焦的運作上,且能得到良好的維護,以便更妥善理解整個生產系統流程中的依存關係。前提是對生產過程和系統架構的瞭解,以及系統診斷、故障排除和問題解決方案的執行模式。唯有如此,專家方能評估系統干擾來源,以及針對操作模式改變後對症下藥的處理方案。

訓練內涵設計概念性的翻轉係以學習者為中心,開始運用於數位化系統的訓練職類課程教學行動模組中。這種教學法可提供維修職類4.0在初期訓練階段就學習到應具備新技能,如傳授整機系統概念、系統建置、功能應用、障礙排除,以及問題解決方案的執行方式。透過上述學習,可從整個系統中去認知並理解各個單一組件和子系統運作方式。學徒從接受職業訓練的一開始,就學習由資訊技術層面切入對整機設備系統的理解。而透過資訊工程技術,學徒將可以主動積極的施展如模擬和操作移動終端設備等技能。而職訓師將強化設計這類型學習路徑,整合必要的學習誘因,支持學習者學習過程,以及針對學習者學習成果進行反思回饋的動作,這步驟極為重要。

 

監管單位的討論意見

德國學徒訓練,係由雇用的企業負責執行,由依法設立,屬性為公法機構的德國工商總會(Deutscher Industrie- und Handelskammer,簡稱DIHK)及各邦轄下工商會(Industrie- und Handelskammer,簡稱IHK)負責制定訓練規章制度、督導考核與發證。而有關一個或多個經認可訓練職類更新的決策,係由各自主管機關立法單位和該產業工商會共同協商完成。經指導委員會輪番提出各項研提方案和討論,評估出三種重組訓練課程的方案(如下表一)。

 

表一、評估重組訓練課程的可能性 
方案

預估第一批專業技術人力可用時間

視為專業核心的系統性思考

機會

風險

更新單一職業訓練內容

2021

高度

依專業技能實現4.0 所需 選擇該訓練職類學徒人數不多、相關職業學校數量極少
明確的職業訓練內涵和就業可能性(誘因) 對該產業中全新職業想像的接受程度問題,也可能是個人原有訓練背景問題
嚮往4.0 目標族群的吸引力 可能與原職業相競合
重新訂定職類名稱與訓練內容

2021–2022
須經歷最複雜程序

高度

實現企業現有和一般專業技能所需(如4.0)

協商設計(利益團體代表等)

滿足並超越目標族群對工業4.0發展想像

該產業的接受度,也可能是個人原有訓練背景問題

培訓特定專業技能

2019
證照制度推行

照舊並無改變

易有訓練成果,訓練品質提升

培訓學員人數較多
產業轉型發展受限

技職學校無法整合

 

全新訓練職類誕生唯一的好處會是,維修職類4.0訓練職類將獨樹一格,極有可能成為單一職類自成一套訓練規範,並且翻轉概念性的教學方法,使之成為示範案例。

但是,這樣的決定也存在著風險:進行這樣的訓練職類實務操作培訓方式會走向何處,是不可預知的。第一個先決要件是有足夠合格企業願意培養這項訓練職類,提供適當的訓練場所與學徒名額,並得到主管機關和職業學校的支持。第二個先決要件是,按照培訓企業設定目標和訓練框架規範中所規定的最低訓練內涵要求,提供經認可的訓練職類理論及實際訓練執行工作。

目前福斯集團學院作法是保留現有職業結構,並依企業或產業所需開發其他符合4.0專業技能。除時程上較有彈性,企業內實作訓練可透過重新定義各項訓練職類的工作來調整訓練計畫。而一項或多項專業技能訓練的規劃和執行,對於企業內實作訓練將帶來豐碩的創新成效。

 

小結

在數位化轉型的影響下,訓練職類制度必須大刀闊斧的更新。這往往涉及到企業內針對一個或多個訓練職類學徒制的實作訓練規劃和課程設計的內容,並且須由負責訓練相關人員共同協力合作。設計的行動方案模組,應可適用於其他訓練單位、機構和不同訓練情況。每個企業內實作訓練基本上都牽涉到複雜內部運作、與職業學校合作和所在區域背景,有著諸多影響因素,進一步發展訓練制度須考量的因素很多,如職業訓練現況和背景、內外部利害關係人、不同產業中的企業、職業學校、甚或工商會等。總而言之,單由職訓師來做訓練規劃與設計,就很多層面上來說,思考難免有所侷限,難以面面俱到。

 

延伸閱讀:

  1. Audi Smart Factory – Future of Audi Production
  2. Industry 4.0: We make it happen! (VW新聞稿,2019/03)
  3. Berufsausbildung und Digitalisierung – ein Beispiel aus der Automobilindustrie (職業訓練教育面臨數位化時代—以汽車產業為例)
  4. 德國工業4.0就業能力養成—以福斯汽車集團為例(上),經濟部人才快訊,2019/11
來源:徐珊/歐洲政策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