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國:推動技能轉換與終生學習


英國的勞動力市場正處於長期變化之中。全球化促使英國某些企業和勞工間的競爭更加激烈,並為其他行業創造了新的市場和機會。自營業與零工經濟(Gig economy)越來越普遍,針對某些日益精密的作業程序,智慧化技術也可以協助取代掉許多繁複的工作。

英國人口雖然持續增長,但逐漸進入高齡化社會,降低了勞工與退休人員的比例,因此如果要維持一定的產值和生活水平,就必須提高生產率。那些進入勞動力市場的人現在有機會可以拉長工作生涯,並且可能需要更常轉換工作領域。經濟安全並非是因為擁有一份終身工作,而是來自於透過終身學習維持和加強技能。

 

活到老、學到老

在大數據、物聯網、機器人、人工智慧等新科技浪潮席捲之際,「終身學習」早就已經不再是一句口號,而是一場攸關個人與企業未來存亡的肉搏戰。

終身學習的理念與實務發展,自1970年代起,先後得力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Th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歐盟(European Union, EU)等重要組織的宣揚與推動,得以全面開展並受到國際社會的重視,終身學習成為各國促進社會與經濟發展的重要政策,且紛紛依照政策制訂相關的推動方案。

英國終身學習的發展,近年來主要訴求新學習文化,並將之視為終身學習的發展願景。英國是最早發表學習文化報告書,並以政策宣示政府發展新學習文化與終身學習文化決心的國家。英國於1997年提出《二十一世紀的學習》報告書,其中明確地指出,英國仍然還不是一個學習社會,因此,未來的教育發展,應致力於全民終身學習文化的發展。這種全民終身學習文化的發展與學習社會的建構,在英國被視為一種文化革命(Cultural revolution)。

 

技術革新推動教育改革

英國期刊《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於2017年一月號的封面專題關注了Lifelong Learning─終身學習的話題。這篇長達15頁的專題詳細探討了當今全球勞動力市場的特色、科技對教育的改變和可能造成的問題,以及政府、組織和個人應採取的應對措施。

《經濟學人》表示,隨著資訊技術的迅速發展,當勞工的技能跟不上科技創新時,就會造成失衡。如果沒有了被僱主「利用的價值」,勞工就會遭殃,甚至被淘汰。

除了在學時期所接受的教育之外,在職培訓、自我導向學習以及工作場所或日常生活經驗均可幫助勞工學得新技能。但由於新技術層出不窮,這種傳統的教育模式也逐漸失效,技術進步要求教育和工作之間要有更強的連結。如今勞動力市場也湧現出了新機會,各類線上學習平台如Udemy、Pluralsight等,紛紛提供職業技能培訓,大規模開放線上課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 MOOC),不再只講授柏拉圖或黑洞,而是向幫助學生就業的課程靠攏。

教育改革包括解決教師的技能水準,預計將提高年輕人的識字率和算術能力。若勞工能強化專業技能,將為他們帶來顯著的優勢,包括優化個人的薪資和就業福利,也可為雇主帶來生產力福利,並帶動積極社會經濟成果,如GDP成長。

 

未來所需的「核心技能」

《經濟學人》認為,打通未來的基本「核心技能」有三項:創造力、解決問題的能力和同理心。這幾種軟性技能在未來社會特別重要,學校與教育體系通常不會傳授這些技能,而且也難以被「機器」或AI所取代。

其中同理心(Empathy)是社交能力的基礎。根據哈佛教授戴明(David Deming)的報告表示,社交能力強的人會得到更好的工作。因為擁有較強的社交能力,會帶來更好的 「關係」和「協作」,進而引來更有效率的團隊─能夠迅速地分解繁雜的工作,並形成有效協作關係,能夠更迅速確實地完成任務。

除了經濟學人提示的三項基本「核心技能」之外,還有一個越來越重要的能力,是「持續學習的能力」,這個學習能力的基礎是「發展心態」,相信學習能力並非與生俱來的天賦,而是可以慢慢培養與增強的。

 

技能轉換與終身學習

勞工所擁有的技能為生產力的主要因素之一,與經濟成長、提高生產力、競爭力和創新息息相關。技術趨勢和就業模式的變化,可以改變技能的型態和數量,而技能供應的模式由區域經濟和勞動力市場的需求而定,其間所產生的種種變化均指向終身學習。

技能轉換早已行之有年,從一開始的體力活轉換成認知工作,最近又轉換成數位技能。但即將到來的下一波工作技能轉變,規模可能更加龐大。超過三分之一的工作者可能必須在2030年之前調整本身的技能,而且,當自動化與AI技術運用到工作場合,屆時受到影響的員工比率,可能是前述數字的兩倍。是故終身學習新技能,對所有人來說都會變得非常重要。當人工智慧來臨,基礎認知技能如閱讀與基本計算能力,對許多工作來說已經不夠。

「技能再造(Reskilling)」在未來十年內勢在必行。這不僅對位於前線的企業是一項挑戰,對教育機構、產業和勞工團體與慈善家,也頗具難度,政策制定者必須找出新方法,來鼓勵各界投資在人力資本上。

技能轉換不僅是挑戰,也是機會。如果企業與社會能協助工作者取得所需的新技能,就能看到豐碩的成果:包括更高的生產力成長、薪資提升和經濟繁榮。科技將成為創造福祉的力量。相反地,如果未能解決這些技能需求的轉變,可能會導致所得更加兩極化,並增加政治與社會的緊張情勢。

 

英國面臨的挑戰

根據英國招聘和就業聯合會(Recruitment & Employment Confederation)《英國勞動力能否滿足脫歐後的產業需求(Can the UK labour force meet demand after Brexit?)》調查報告顯示,英國正處於一場技能危機之中,從機械工程、酒店、會計到客戶服務等各個行業,都很難找到合適的員工。英國年輕人的識字率和算術能力極需加強,種種跡象都表明英國正在進一步落後於國際競爭對手。此一事實對英國未來的繁榮和競爭力構成了風險,但也代表政府可以實施更多干預措施。

與其他強國相比,英國的終身學習觀念相對較差,只在較富裕的社經團體中受到重視,對大多數的年輕人來說並不重要。數據顯示,會使用線上免費課程的人,大約八成已經擁有學位。但對那些「底層」人士而言,由於沒有學習意願、沒有時間或沒有文化基礎等原因,即使有唾手可得的免費課程,他們也不會來用。而這些「底層人」正是受技術顛覆威脅最大的族群。若要減少因時代變遷而落伍的人數,那麼所有成年人都必須能夠獲得靈活而又實惠的培訓。在這種情況下,後期開始學習會比早期教育具有相同或更好的回報。

最有用的方法之一是分析個人在面對終身學習時面臨的障礙,以及人口群體之間的差異。在生命歷程的不同階段了解不同的使用者需求和優先順序也可以提高效率。社區學習或是其他形式的非正規學習可能可以為那些學習意願較低的人提供一個管道。政策制定者可以尋求更為根本性的舉措,因為教育是一種公益事業,做得好就能夠造福整個社會。

 

延伸閱讀:

  1. Future of skills and lifelong learning
  2. Can the UK labour force meet demand after Brexit?
  3. Lifelong learning is becoming an economic imperative
  4. Automation Will Make Lifelong Learning a Necessary Part of Work
來源:高純蓁/美商麥格羅‧希爾特約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