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國提高最低工資後續影響分析


在韓國政府調整最低工資的過程中,引發最大爭議的為2018年大幅調漲16.4%一案,此案亦受到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的關切,建議韓國政府應在進一步提高最低工資之前,評估2018年最低工資提高16.4%政策之成效與影響。

本文即針對2018年韓國政府大幅調高最低工資之原委與過程、政府配套措施與中小企業因應之策等進行闡述,並評析此一政策對韓國整體社會造成之影響。

 

2018年修法原因與內容

2017年8月5日韓國僱用勞動部公告,2018年最低工資金標準為7,530韓元,造成最低工資成長率突破二位數,一時引起社會一片騷動。再加上由於文在寅總統選舉政見之一為上任後三年內將最低工資提高到10,000韓元,若根據中小企業中央會的預估,2019年中小企業因為最低工資上升將比2018年增加15兆2,000億韓元的支出,並且依據文在寅總統規劃在2020年將最低工資提高到10,000韓元的作法,中小企業增加的人力成本每年將達到81兆5,000億韓元,因此中小企業界團體要求政府應適度調整最低工資提高的速度。

此次修法內容為:自2019年1月開始,超過最低工資25%(2018年為每月39萬3,000韓元)之定期津貼和7%(2018年為每月11萬韓元)之福利費用均納入最低工資計算範圍中;5年內階段性將定期津貼和福利費用納入最低工資計算,並於2024年全部納入計算。換言之,將每月支付一次以上的定期津貼和餐費、交通費、住宿費等福利費用納入最低工資計算當中。根據僱用勞動部的推估,2019年受影響的低薪資勞工超過26萬6,000名。

該修正案的重點在於最低工資計算方式的改變,而此主要是回應企業界對於2018年大幅提高最低工資造成龐大人力成本負擔之不滿,亦即4,000萬韓元~5,000萬韓元年薪制之推動,造成底薪157萬韓元以下勞工的薪資提高,而加重了中小企業和微型企業主負擔的結果。因此,最低工資雖然經修法後大幅提高了,但是對於勞工來說,只是帳面上的數字提高了,實質上並未受益。

也因此,韓國執政黨表示此修正案主要是協助企業負擔過重之困境,但是對於勞工團體而言,《最低工資法》修正案將定期津貼和福利費納入最低工資的計算中,實質上形同最低工資被降低了。反之,對於中小企業團體(例如中小企業中央會)來說,雖然表面上最低工資上升了,企業人力成本的負擔加重,但是將食宿費等津貼和福利費用逐步納入最低工資的計算中是相當合理的方向,主張此有利於改善薪資制度的不合理性。事實上,由於此次修法擴大最低工資計算的方式相對有利於中小企業,因此反對的聲浪未如預期中大。

 

政府的配套措施

韓國政府為了推動《最低工資法》修正案之通過,事前為降低對於中小企業和微型企業的衝擊,提出了數項配套措施,包括:「就業安定資金補助方案」、延長與擴大「僱用安定支援方案」之適用時間和對象、擴大信用卡手續費率優惠措施(註1)、各項稅則支援方案、三項相關安定支援措施(改善租賃環境與防止商圈獨占現象、強化加盟店/代銷店保護、實施公定價)、三項互助型支援措施(指定生計型適合業種、大規模微型店鋪進駐計畫與強化經營規定、巷弄商圈適用支付方案)等。其中,最受到矚目的為「就業安定資金補助方案」,其主要為減輕員工30人以下的中小企業之人力成本負擔,乃透過此方案提供企業每一名勞工每月最高13萬韓元之補助。為此,韓國政府注入3兆韓元預算,增加比率超過過去五年的增加比率。

 

中小企業因應之道

韓國中小企業為因應韓國政府自2018年1月1日起大幅提高最低工資之作法所帶來的壓力,紛紛採取了應對之策,包括:(1)活用政府的支援方案:靈活運用政府的各種支援方案,藉此降低經營上的負擔;(2)調整薪資項目:在2018年5月《最低工資法》修正案通過之前,韓國中小企業便開始調整薪資項目加以因應,例如在不違反《最低工資法》的前提下,將原未包含在最低工資範圍內的員工津貼、餐費、車輛消耗費、家庭津貼等,甚至有企業延伸至加班、夜班或假日加班等項目也包含在總薪資內;(3)將有給休假變更為無給休假:有的企業將在例假日以外給予有給休假的作法也納入薪資總額的計算中,形同變相地將有給休假變更為無給休假;(4)調整工作時間及休息時間:由於部分企業的勞工喜歡留在公司,這段滯留時間也會影響最低工資,因此企業採取調整工作時間和休息時間方案。舉例而言,1天工時8小時中有30分鐘為休息時間,則基本工資限定在1,500,000韓元範圍之內,若工時減少則時薪上升,如此便未違反《最低工資法》。

 

後續影響

2018年韓國最低工資的大幅提高,實現了文在寅總統在選前提出之「以所得主導之成長,並且在2020年之前達到最低工資10,000韓元」政見,而2018年大幅調漲最低工資政策,可以說是文在寅政府履行政見的第一步。韓國政府認為,低所得勞工的家庭所得若增加,可望帶動消費增加,此有利於經濟成長;透過提高薪資改善分配結構,有利於減輕兩極化現象促進社會和諧。根據僱用勞動部的估計,最低工資提高直接受惠勞工人數達463萬人,每4人當中就有1人受惠於薪資提高。

韓國在提升薪資議題上,主要採取調高最低工資基準,並搭配稅務優惠措施,基本上是從提高勞工的可支配所得面向進行思考。因此,韓國政府在提出提高薪資方案的同時,也在稅制改革上提出不少針對勞工和企業減免稅額的措施;且在勞工補助的部分主要以低收入家庭為對象,且採取個案申請的方式,而在企業稅務減免上,也是以「因提高勞工薪資而增加的成本」為減免對象,如此作法的主要目的在於實踐「幫助真正有需要者」之精神。

至於最低工資提高所引發的爭論,肯定論者認為在薪資兩極化問題解決之下有助於使所得分配更加合理化;否定論者則認為將造成企業成本負擔加重,不利於經濟成長。基本上,國會立法調查處相對傾向否定論者的看法,認為相對於勞工最低工資提高之益處,企業負擔加重問題更需注意。中小企業界與個人微型企業則主張韓國政府此一政策對其造成的影響甚鉅,本身很有可能因為經營困境而縮小人員聘用規模,此將導致僱用市場萎縮。然而,如前所述,韓國政府對此提出「就業安定資金補助方案」來回應,注入3兆韓元預算,協助中小企業和微型企業因應最低工資提高造成的人力成本負擔情況,並藉此降低勞工的僱用不安感,對外宣稱該方案預算的增加比率超過過去五年,以此展現安撫中小企業疑慮的誠意。

[註]1.微型企業信用卡手續費率為0.8%,中小企業則為1.3%。

 

參考資料:

  1. (韓)韓國勞動研究院(2018),最低工資調漲政策之發展。
  2. (韓)韓國國會立法調查處(2018),最低工資法修法研究。
來源:蘇怡文/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分析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