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中小企業的事業繼承支援政策


由於日本人口減少與老齡化進程加速發展,許多日本企業為找不到接班人而苦惱。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簡稱經產省)的調查,日本中小企業由親族以外繼承者約僅佔三成,其他繼承者大多為公司內部人才。而目前中小企業經營者的平均年齡逐年攀升,從1995年的47歲至2015年已達66歲,今後5年間將有約30萬名以上的經營者高達70歲。

東京商工研究機構的資料亦顯示,2016年日本有29,583間中小企業暫時或永久歇業,遠高於2007年的21,000間,約有66.1%的企業面臨繼承者問題。《日本經濟新聞》於2017年10月報導,日本約有將近127萬間中小企業,恐將因無人繼承而面臨生死存亡關頭。近15年來,因為繼任問題導致停業的企業數增加了一倍以上,是因經營不善而倒閉的企業數的三倍。經產省的內部研究資料進一步說明,此類中小企業多數為創造地方實質就業機會、建構地方產業機能的中堅力量。若上述現象持續惡化,到2025年將導致約650萬個就業機會流失,國內生產毛額(GDP)也將損失22兆日圓。有鑑於此,日本政府正在積極推動相關解決方案,以避免國內企業大規模歇業的困境持續發生。

2017年4月21日《日刊工業新聞》報導,經產省中小企業廳鑒於國內中小企業因經營者高齡化而面臨休、廢業或解散的公司數量快速增加,已創歷年新高,而於同年7月推動以中小企業為實施對象的「事業繼承五年計畫」(簡稱五年計畫)。同時根據中小企業政策審議會之基本問題小委員會所總結2015年11月至2017年4月的會議內容,研擬中小企業與其他小規模企業的「合縱連橫」促進政策,調整過去以企業交流、共同化及支援公協會等軟性協助方式,朝向修訂「中小企業經營強化法」,依各地方及該企業特色擬定整體性策略,針對經營統合或重整之企業給予相關優惠措施。此外,政府亦將導入合併與收購等支援措施,積極協助中小企業解決事業繼承問題,以避免「大廢業時代」來臨。日本商會專家和其他機構也正在協助800多間企業尋找繼任者,這類案例於未來五年間每年可能成長達2,000件。以下即說明由經產省中小企業廳推動之「事業繼承五年計畫」的重要措施。

 

日本「事業繼承五年計畫」2017年推動該地區事業繼承政策的相關部門、地區工商會議所、金融機關等專業領域資源網絡化,並在各地建立專責的推動機關。 

圖一、「事業繼承五年計畫」資源網絡結構圖

 

一、建構事業繼承的地區型支援平臺

五年計畫書指出,各都道府縣的領導階層都應負起攸關該地區未來的責任,2017年將推動該地區事業繼承政策的相關部門、地區工商會議所、金融機關等資源網絡化,並在各地建立專責的推動機關,目標為在全國打造20~30個據點,預估將耗資2.5億日圓。

專責推動機關預計於5年內完成對25~30萬間中小企業進行事業繼承診斷工作,目標為一年5萬件以上。此外將透過資金支持及提供人才清單等方式,協助培育事業繼承的專業人才,並同時擔任中介角色促使金融機關積極支援事業繼承工作。

 

二、加強早期繼承的誘因

(一)事業繼承補助金:根據2016年12月發表的事業繼承指標,年屆60歲的經營者,即應該積極準備事業繼承。為加強早期繼承的誘因,政府針對第二創業者、風險型企業繼承者、繼承資產而需要重組的新企業等,新設2億日圓之事業繼承補助金。

(二)企業再生:針對經營狀態不良的企業,政府亦協助其資金籌調和收支管理等早期階段的經營管理,以及事業創新、產業轉移等。「再生支援協議會」在此亦扮演重要角色,協助衰弱企業重振旗鼓。

(三)事業繼承稅制:為了促使中小企業順利繼承事業,日本將採取一項特殊的十年措施,即擴充事業繼承稅制。非上市企業的接班人從經營者手中繼承股份時,在維持雇用水準與長期持有股份等條件下,可認列緩繳遺產稅的80%或贈與稅的100%。

(四)融資優惠:日本政府早於2008年即制定「中小企業經營繼承圓滑化法」,針對中小企業因經營者死亡導致經營障礙等情形設置金融支援措施,提供親族外繼承與獨資企業的事業繼承所需之融資協助(包含減稅優惠、低利的融資貸款等)。

 

三、形成小規模合併與收購 (Mergers and acquisitions ;M&A)市場

對面臨後繼無人、納稅資金不足、遺產分割等各種問題的企業來說,既然無法進行親屬內繼承,只好尋求外界協助,M&A即是常見的親屬外繼承方式之一。五年計畫中,2017年M&A的締約目標為1,000件,5年後的目標為2,000件以上。

首要工作為強化「事業移轉支援中心」的功能與體制,日本政府預計將該中心的人員由70名擴編為100名,同時將12億日圓的預算提高至17億日圓。事業移轉支援中心將擴大事業移轉資料庫(Database)的公開範圍,結合民間的相關數據資料,提升案件媒合的機會。

此外,日本重要的M&A中介機構「日本併購中心」自2012年起,即鎖定年營業額1~20億日圓、擁有5~50名從業人員,仍具有營業利潤卻缺乏經營繼承者的中小企業,結合金融機構與法律、會計事務所,協助其進行出售與整併。該公司建立併購情報會員制度,進行M&A相關情報交流,促成中小企業併購機制的效率化,其接案數量已由2012年的194件大幅成長至2016年的420件,可見其市場需求迫切。

 

四、維繫產業供應鏈及地區性事業統合

對於中小企業而言,經營資源互補、供應鏈之交易關係及資訊系統整建等體系建構頗為重要。1971年施行的「中小承攬企業振興法」,以提供融資、租稅優惠、補助金等積極獎勵方式,促進中小企業生產經營之合理化與現代化。至2016年12月更於該法之振興基準中,載明關於引入承攬商的設施及設備、改進技術和推動事業共同化之事項。其中明定承攬者應制定事業繼承計畫和利用事業轉移支援中心或其他方法,計畫性地持續業務進行。而母公司應努力掌握承攬商業務繼承的狀況,維護整個供應鏈的功能。

今年度將針對中小企業的事業重組、統合、共同化促進制度進行結構性檢討,由稅制、預算、金融等方面討論合併與收購(包含事業統合)、事業共同化、由職員繼承(Management Buy-Outs; MBO)的必要支援政策。

 

五、培育具有高度經營頭腦的繼承人才

為協助企業尋找外部繼承人才,日本政府已在全國47個都道府縣設有「事業傳承洽詢窗口」,並委託全國地區工商會議所成立「事業繼承支援中心」,目前已設立逾百間,專責提供事業繼承的相關資訊及建言,並協助該地區後繼無人的中小企業經營者媒合適當的繼承人才。

此外,預計將有越來越多的日本企業向亞洲其他國家企業轉讓股份。雖然因為文化差異等因素,導致談判無法順利推進的案例還不少,但在尋找事業繼承者的問題上,日本企業仍有必要將外國企業納入考慮對象。

總之,日本正積極迎戰高齡少子化帶來的接班人挑戰,推動「事業繼承五年計畫」,導入合併與收購機制,加強早期繼承的誘因、培育繼承領導人才等五項支援措施,協助中小企業解決事業繼承問題,以避免大量休業或解散的企業產生,是個值得我們關注並思考的議題。

 

延伸閱讀:日本經濟產業省<中小企業政策審議會之基本問題小委員會報告書>,2017年5月29日

來源:潘姵儒/日本政策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