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齡者經濟安全:從日本的下流老人談起


由藤田孝典所著的《下流老人》以及後篇的《續・下流老人》,這兩本書不僅在日本造成不小的迴響,也意外地在台灣掀起話題。之所以受到矚目,相信除了因為台日兩地高齡少子的趨勢備受關心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民眾發現高齡者經濟安全問題已不再是他人之事。基本上,書裡清楚揭露了一件事:即便年輕時屬於年薪120萬台幣(日幣400萬)以上的中產階級,仍是有可能淪為經濟困頓的「下流老人」。事實上,日本為了因應高齡化趨勢,早在1963年就制訂「老人福利法」,於1973年正式進入高齡化社會(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例達到7%)之後,更頒佈一連串的「黃金計畫(Gold plan)」等福利政策來因應這股人類社會不曾遭遇、但卻日趨深刻的人口高齡化。然而即便如此,日本社會「下流老人」的病灶似乎並未因此消失,作者甚至憂心未來將出現如書本副標所稱的現象:「總一億人老後崩壞的衝擊」、「總一億人疲憊社會的到來」。為什麼?

首先,下流老人是怎麼形成的?簡單來說,作者指出「下流老人」的最大特徵就是收入低、無存款,以及沒有可依賴之人。因此,即便年輕時所得不差,退休之後若單靠年金或存款過活,遇上任何意外狀況(家人生病、介護安養、繭居子女)就很有可能成為下流老人。其次,為什麼是一億?一億乃對比安倍經濟所揭櫫的「總一億人活躍社會」目標,是日本期許在2065年也能維持的理想人口總數。由此可以看出,《下流老人》作者認為高齡者經濟安全的問題不僅僅是長者這個族群的問題,已將成為全體一億人民的問題。面對高齡少子趨勢,日本於2018年2月的內閣會議通過《高齡化社會對策大綱》,促進高齡就業並延後退休金的領取,旨在打造一個「即使已經超過65歲仍可貢獻其能力與經驗,足以支撐社會經濟、繼續活躍工作」的社會。換言之,就是打造一個得以「終生工作」的社會。

平心來說,退休之後繼續獻身職場,若是為了有效實踐成功老化(Successful aging)、活躍老化(Active aging)和生產老化(Productive aging),這樣的「終生工作」或許可稱做追求生存意義的勞動。倘若不是,屆齡退休後仍不得不繼續留在職場,那麼「終生工作」只會導致過勞老人的遽增。根據日本內閣府的統計資料顯示,60歲以上的日本高齡者希望持續工作的理由,回答「因為想要有收入」者達49%,這個比例遠高於德國的31.9%以及瑞典的20.8%。同樣面臨急速高齡少子化的台灣,行政院也於2019年7月通過《中高齡者及高齡者就業促進法草案》,其目的是為了「因應未來勞動市場可能出現的勞動力短缺的風險,希望提升各年齡層的勞動參與率。」[註]

然而,台灣的高齡者目前繼續留在職場工作的主要原因,難道也和日本一樣是「不得不」嗎?首先,根據衛福部《老人狀況調查報告》顯示,事實上台灣65歲以上持有工作者,男性有56.63%、女性有52.15%都因為「經濟上需要」而選擇繼續留在職場,顯示出不論男女,高齡者續留在工作崗位者仍以經濟因素為主(如下表一),這個結果和日本類似,也就是會繼續工作的高齡者大多屬於經濟弱勢的長者。此外,根據《老人狀況調查報告》中的調查也發現,65歲以上高齡族群對於未來生活上最擔心的問題,2013年依序為「自己的健康」(28.51%)、「自己失能或失智的照顧」(15.67%)、「經濟來源」(14.1%);2017年依序為「自己的健康」(54.20%)、「自己失能或失智的照顧」(35.88%)、「經濟來源」(24.75%)。這個結果顯示出,台灣高齡族群在未來生活上最擔心的問題第一是健康、第二是老年照護、第三是經濟,且2017年的擔心幅度都遠遠超過2013年。

 
表一、台灣65歲以上工作者之主要工作原因
  經濟需要 維持體力 打發時間 有所貢獻 避免退化 維持互動 經驗傳承
56.63 17.18 6.86 6.76 5.05 3.52 4.00
52.15 12.74 18.8 5.08 6.65 3.90 0.70

資料來源:衛福部(2018) 《老人狀況調查報告》

 

表二是1996年至2018年間台灣全體家庭中,經濟戶長為65歲以上者在各所得組別中的樣貌。首先,從全體家庭戶數可看出,隨著以核心家庭為主要組成結構的發展趨勢,全體家庭戶數由1996年的590多萬戶,2018年增加為864多萬戶,65歲以上的經濟戶長戶數也從1996年的10.24%上升至2018年的21.9%,顯示出高齡者夫妻同居或高齡者獨居的家庭戶數是逐年攀升的。其次,若將可支配所得由低至高按戶數五等分位組觀察,在對低所得族群中,1996年時65歲以上者為34.9%,但2018年時已經增加到55.7%。可發現高齡戶不僅主要集中在最低所得組,比例亦是逐年攀升。顯示出高齡戶的所得相對偏低,且落在最低所得組的比例愈來愈高,高齡者經濟安全的問題值得重視。 

 
表二、台灣各所得組中65歲以上家庭戶數與比例 

(單位:萬戶、%)

  全體家庭戶數 65歲以上
經濟戶長戶數
1
最低
所得組
2 3 4 5
最高
所得組
1996 590.8 60.5 41.2 (34.9) 9.1 (7.7) 4.7 (4.0) 2.7 (2.2) 2.8 (2.4)
2003 696.2 98.0 60.6 (43.5) 18.9 (13.6) 8.9 (6.4) 5.4 (3.9) 4.1 (3.0)
2010 784.1 126.7 73.3 (46.7) 26.5 (16.9) 12.3 (7.8) 8.2 (5.3) 6.4 (4.1)
2018 864.3 189.5 96.3 (55.7) 42.9 (24.8) 24.1 (14.0) 14.5 (8.4) 11.6 (6.7)

[註]括弧內數字為各所得組中65歲以上經濟戶長家庭所占比率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處《台灣地區家庭收支調查報告》各年資料

 

如果「中高齡者及高齡者就業促進法」的推動可以促成「生產老化」、「成功老化」、「活躍老化」的良性循環,台灣便能摸索出讓高齡者找出自身「老有所用」的價值,成為成功典範。但也莫忘,日本從1971年就展開一連串《高年齢者雇用安定法》的制訂與修正,至今仍有不少高齡者陷入下流老人或者過勞老人的困境。從日本經驗看台灣現在,一套法令絕對無法翻轉所有的困境,社會全體如何確保弱勢高齡者不至於成為過勞老人或下流老人,或許遠比追求成長、追求利潤來得更重要。

 

[註]台灣的中高齡勞動參與率遠低於日本。2016年的資料顯示,55至59歲的勞動參與率台灣是55.7%、日本是81.9%;60至64歲的勞動參與率台灣為36.4%、日本則是65.8%。

來源:崔曉倩/國立中正大學經濟學系教授兼系主任;高齡跨域創新研究中心產學組組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