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退休典範:持續工作、終身學習


長期以來,人們對於退休後的期許,不外乎含貽弄孫,享受自由生活,四處旅遊,安養晚年,傾向「歲月靜好」的心態。但是近年來,人們愈來愈長壽,長壽時代,最明顯的特徵就是時間變長,時間增加的結果,就是人們應該學習如何重新規劃時間,除了休閒娛樂,應該專注於投資自己,重新打造人生。研究也都指出,退休後應持續從事積極的生涯行為(Proactive career behavior),此是邁向活躍人生的關鍵,也是一種新的退休典範,換句話說,退休不是從職場撤退,「工作」也可以成為一種退休後的選擇,以創造新的人生下半場。 

所謂積極的生涯行為,意指退休後的中高齡者,繼續從事生產性的工作,而非直接退休,例如擔任志工或從事「橋接式工作(Bridge employment)」。由於擴大勞動參與是目前各國為因應高齡社會的重要政策主張,因此,本文以獲得薪酬的橋接式工作為探討的重點。

 

何謂橋接式工作?

橋接式工作定義為高齡者離開其生涯工作(Career job)後,仍參與勞動巿場的一種型態,一直到完全離開職場。它的型態可能是繼續從事全職工作、兼職工作、自營作業者,或者是暫時性的工作。阿爾科韋爾(Alcover)等學者曾提出四種橋接性工作的類型,包括生涯一致型、非生涯型、階段式退休以及自營作業者。

1. 生涯一致型(Career consistent)

退休後仍維持退休前的專業,可能在原公司也可能換公司,也可能換不同產業,此種類型即所謂的生涯一致型橋接式工作,較屬於高階人力再就業的類型。例如原來在科技業擔任財務副總的職務,退休後轉任傳統產業之人事部門副總經理。

2. 非生涯型(Non-career type)

此類型意指退休後的工作型態與退休前完全不同,轉換不同的專業或甚至不同的跑道,這是大部份退休者所從事的就業的類型,薪水與職位較低,但可換取較高的工作彈性。例如:保險業務員、大樓保全等。

3. 階段式退休者(Phased-retirement)

意指在原組織以減少工時或職務範圍的方式繼續工作,例如原來擔任主管職,但改任另一部門之職員工作。

4. 自營作業者或創業者(Self-employment)

退休者也有能力或理想,自行創業,展現企業家的態度與行為,此型態受到退休者的青睞在於相較於領固定薪水,限制較多,此類型的工作時間彈性,個人自主性也較高,因此也是退休者可以思考的就業類型。例如:開小吃店、記帳事務所等。

 

中高齡者再就業的生涯動力

對於每個退休者而言,再投入工作,可能有不同的因素與考慮,也許因為財務需求、也許因為想保持社交生活、也許過去的工作經驗影響工作決定,每個高齡者在人生後半期都有各種不同職涯選擇的可能性。

退休者從事橋接式工作,也必須面臨工作的探索、抉擇、挑戰、適應與發展,提出的生涯動力理論,有助於理解中高齡者晚期生涯的發展,包括退休後是否繼續工作、選擇的工作類型、對新工作的適應、如何因應自我的變化、組織的期望及掌握雇用機會等。它包含了個人的生涯認同(Career identity)、對於影響生涯因素的洞察(Career insight)、以及面對不順遂情境時的生涯韌性(Career resilience)。這三項要素,可同時解釋中高齡者是否願意持續就業。

生涯洞察可幫助個人了解自我與環境,認清自我優勢劣勢,辨識影響生涯選擇的因素,以建立有意義的生涯目標;生涯認同則代表個人願意認同工作的價值與投入工作的程度,以引導個人往特定的生涯目標邁進;而生涯韌性則如同一股內在的力量,幫助個人克服困難,以展現高的生涯動力。中高齡者在退休後若要持續就業,不可避免會遇到許多阻礙,例如因年齡的限制,未必找到心中理想的工作;可能轉換不同跑道,特別是若從管理階層轉為第一線工作者,或者轉換到不同組織、產業領域,都可能帶來不同的衝擊;若想自行創業,也必須找到創業的方法,面臨可能失敗的風險。生涯阻礙會導致個人質疑生涯的認同及生涯目標,此時,韌性則能協助個體能否正確的評估阻礙,以發展出適當的因應策略。換言之,當個人的韌性強,即使面臨阻礙,仍可維持高的生涯動力,也許行為上修正對環境的理解或是自我優缺點的看見,或者改變生涯目標。但若韌性低,則可能帶來對自我的懷疑及影響自信心。由此可見,生涯韌性在解釋中高齡者持續就業的行為上,較生涯認同與生涯洞察更具關鍵影響力。

 

透過工作與學習,蓄積生涯資本

生涯掌握在個人手中,每個人都是生涯的投資者,隨著生涯的進展與成長,可透過不同形式與方式及生涯的階段,累積與形塑生涯資本,並於一生當中自由提取。生涯認同、洞察與韌性,屬於發展想從事的工作、未來生涯目標的資本,除此之外,尚有完成工作所需的顯性或隱性知識及技能,亦稱之人力資本;以及個人的專業或社會人際網絡,亦稱之社會資本。對於中高齡再就業者,個人可透過過去不同公司或不同工作職務的轉換,來累積這三類生涯資本。同時,更要因應時代的變化,持續學習,瞭解職場趨勢,以確保自我仍具有被雇用的能力以及生產力。

擴大勞動參與需要個人、企業及政府之間的通力合作,然而,「我的生涯,我做主」,每個人都是做決定的主體,自己可決定要掌握什麼機會、要學習什麼、要走哪一條路徑、追求自己的生涯目標,此也符合現代快速變化的職場環境,個人不能過於仰賴組織提供的協助。同時,也意涵著中高齡者從事橋接式工作,必須從生命週期的觀點來預防能力的過時,年輕時就開始蓄積生涯資本,並終身學習,以在人生後期,有更多的籌碼,掌握生涯機會,實踐當年未完成的理想,開展安可職涯。

 

延伸閱讀:

  1. 許恬寧譯(2017)。100歲的人生戰略。(原作者:Gratton, L. & Scott, A.)台北巿:城邦商業周刊。
  2. Alcover, C.-M., Topa, G., Parry, E., Fraccaroli, F., & Depolo, M. (Eds.). (2014). Bridge Employment: A Research Handbook. Oxford New York: Routledge.
  3. Inkson, K., & Arthur, M. B. (2001). How to Be a Successful Career Capitalist. Organizational Dynamics, 30(1), 48-61.
  4. London, M. (1983). Toward a theory of career motivation.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8(4), 620-630.
來源:李藹慈/國立中正大學成人及繼續教育系教授兼系主任;高齡跨域創新研究中心人才培育組組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