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位經濟趨勢對我國勞動市場的挑戰


數位經濟趨勢導致產業樣貌改變及生活工作型態轉變

數位經濟潮流下,科技技術成本隨著技術發展成熟而逐漸下滑,新科技的應用逐漸普及,帶動人工智慧、雲端與分析技術、物聯網等組合效應呈現突破性成長,包括產業進行數位轉型、新生活型態發展下提升產品與服務附加價值、建構創新服務應用,這皆促使公司的工作組織調整和文化環境,以及就業者數位技能需求養成。

數位經濟將帶動產業數位化,應用到未來生活型態與社會結構,並引領破壞性創新的新興服務發展。據世界經濟論壇(The World Economic Forum,WEF)分析,數位創新未來影響的範圍不僅侷限於資訊網路之單一業別,在未來各應用行業領域皆可能運用數位科技進而實現不同類型創新商業或營運模式,稱之為「數位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包括專業服務、零售、電信、汽車、醫療保健、製造業等。

數位創新一方面使民生生活需求的食、衣、住、行、育、樂都因數位化科技的興起改變生活型態。另從產業發展來看,農業和製造業也都啟動數位科技化生產模式,服務產業興起新的科技應用議題如FinTech、數位學習、數位照護等,皆因數位科技而改變其原來產業樣貌。

 

勞動市場挑戰—勞動人口出現老化與短缺現象

數位科技趨勢對勞動市場的影響已引起相當廣泛討論,尤其是針對新型態的工作機會發生、工作環境的改變、勞動市場的法規條件等,進而引發就業需求移轉、就業契約彈性化、所得分配不均等可能變化。

影響未來勞動市場人力短缺的重要因素為人口高齡少子女化趨勢。據國發會所公佈人口推估資料顯示,我國已於1993年成為高齡化社會,如今已進入高齡社會(老年人口占比超過14%),預估於2026年我國老年人口占比將超過20%,將正式邁入超高齡社會,且高齡化速度較歐、美、日等國為快,這對於未來勞動人口的變化影響,不容小覷。

 

勞動市場挑戰—工作型態環境出現質變現象

除勞動人口結構性可能發生變化之外,因應全球產業數位轉型,公司組織對於未來工作環境或條件提供亦會趨向多元彈性變化,這將導致專業分工日益複雜,職業型態會相對多元。舉例來說,專職及兼任型態的工作組合、轉職流動性增加(在不同行職業間的轉換對勞動保障條件及身分調整)、學校與職場的界線模糊化(學習與工作並存),勞力/腦力外包的群眾模式等新型態工作變化。

隨著物聯網、雲端計算平台與科技產品的發達,現有工作時間的制度將產生重大變革,取而代之的是彈性化工作時間。資訊技術的便利性可讓就業者不必拘泥於上班時間工作,未來就業者需要更彈性的工作模式、工作時間來因應新的工作型態變化。此外,人們亦可在任何時間/地點登入雲端平台進行資料存取及分析數據,將促使未來工作地點也將變得更加彈性,辦公室或固定的辦公地點限制將逐漸被打破。

為因應工作環境及條件的變化,我國技能證照職能基準發展更為重要,包含職業訓練內涵調整方向、教育制度的改革、高等教育供給調整、新型態數位人力媒合保障及個人技能認證基準。

 

跨域整合加值人才需求是重要關鍵

不論製造或是服務,未來數位趨勢發展所需人才類型,資料分析或行銷規畫相關人才皆不可或缺。全球供應鏈面臨少量多樣化生產、客製化消費變化趨勢,我國產業長期對最終消費市場掌握度相對陌生,未來出口區域或消費市場皆需要資料數據分析、數位行銷策略規畫人才,藉以進一步連結並縮短生產與消費的距離,以期更能滿足最終端不同消費型態需求。

考量產業連網物件或網絡快速擴張,針對資訊科技安全相關工作類型需求會有所增加,以我國擁有資通訊產業發展基礎優勢而言,應加速提升相關人才培育,並針對AI語意分析、資料探索等進行技能提升輔導。為因應數位軟硬整合產業發展趨勢,透過跨域整合的加值,才能真正有效發揮數位創新趨勢下的新產業價值,因此科技跨域及資源整合的工作需求會相對提高。

 

數位技能養成與培育的重要性

面臨數位創新趨勢,我國就業者的數位技能的養成日漸重要,更強調跨領域、軟硬整合之重要性,如溝通能力、創造力、問題解決能力、國際移動及國際語言能力、產業技術能力、資訊使用技能等構面。數位技能養成需求並非針對特定層級或類型的就業者,而是未來毎一位就業者皆需因應不同產業及工作職務內容而有不同程度的需求養成。

其中,產業技術能力和資訊使用能力可透過實務經驗累積、經驗傳承和做中學(Learning by doing)方式來加以養成。如數位科技趨勢快速變化對就業者資訊使用能力需求會顯著提升,尤其針對第一線現場工作人員所需的人機協同技能最為重要。再者,機器人發展將取代部分人力,各業技術能力會隨產業發展的類別或生產階段需求而有所不同,並更加強調各產業 專業技術能力(Domain knowledge)的重要。

未來創新的產業跨域整合經營模式,除了對第一線現場員工造成影響外,對中高階主管的專業能力需求更高,除了專業能力之外,對於跨域溝通能力、創造力與問題解決能力需求亦隨之增加。在面臨國際化、全球化趨勢下,我國就業者具備國際移動能力的條件,將相對擁有更多的工作選擇權,對於瞭解不同文化的意涵,培養跨組織、個人的協調能力,擁有跨國團隊成員溝通方式及了解需求,亦是就業者必需能力之一。

 

延伸閱讀:

  1. 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itiative,WEF
  2. <The Future of Work: Jobs and skills in 2030>, UK Commission for Employment and Skills
來源:林虹妤/台灣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