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位化對勞動市場的影響


尖端數位科技的躍進,使得自動化成為未來經濟成長的強大動能,不僅改變現有的商業模式,亦會影響工作場域的轉變、帶來職缺的消長,為二十世紀的勞動市場帶來不容小覷的影響。

2017年由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所發布的資訊經濟報告中提到,數位化對勞動市場所產生的各種影響將包含以下三個層面:

  1. 數位化的工作變化:創造就業機會、淘汰工作機會、改變工作機會,以及增加需要數位技能工作的需求等。
  2. 數位化對整體工作的衝擊:需學習新的技能與知識、策略性工作與更多工作挑戰的增加,以及工作者法規的變化。
  3. 新技能的需求程度:工作者並非要與自動化或AI等新技術抗衡,而是必須思考如何以相應的新技能來監督、輔助機器執行工作。

 

數位化破壞就業也創造新業 

面對智慧自動化廣泛應用的時代,可能造成部分員工的工作被取代,進而產生失業問題;另一方面,智慧化也將創造新的工作機會。麥肯錫針對全球46個國家自動化潛力(Automation of potential)提出分析報告,至2030年,預估將有4至8億個工作(約占全球工作的15-30%)會被自動化取代,0.75萬至3.75億名工作者將因此被迫面臨工作轉換及技能提升。報告中同時也預估在高齡化時代、再生能源與基礎建設投資、技術發展等情境下,至2030年可能新創出5.55億至8.9億個新工作機會。

與前三次工業革命的不同點在於,之前並未引起大規模的失業,而此次的數位技術革命對勞動密集型製造業、文書人員、零售和服務業均產生重大影響。許多報告都預估就業前景渺茫。一項針對美國的研究估計,47%的工作崗位將可能面臨自動化。在東南亞,印尼和菲律賓有超過85%的工薪工人處於高度自動化的風險,柬埔寨和越南的紡織、服裝和鞋類部門也面臨同樣狀況。

對此,MIT史隆管理學院的專家則抱持較樂觀的看法,認為越需要創造力和軟技能的工作,越可以讓人們發揮所長,因為人在創造性思考及圖像辨識上仍具優越性,而ICT、機器人充其量只能扮演輔助的角色;智慧化、數位化所創造的資源和機會,如大數據、專業社群、電子商務等數位化環境所提供的資源,都可以讓人們在無疆界的條件下,充實自我並找出有利於本身成長的機會。

對數位技術的高度依賴將在各勞動領域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和職業。對數據分析、軟體和應用程序開發、網絡和人工智慧等領域的工作需求預計會增長。同樣,「純數位化」公司可能也會增加不少的就業機會,在2010年至2014年期間,美國無實體零售店的電子商務公司的僱員人數就從13萬增加到21萬人。

然而,數位化仍會導致一些傳統工作面臨淘汰邊緣,自動化的智能機器會接管人們目前執行的功能。其中,又以中階的技術職業(如行政支援人員、生產以及機械操作)最易受自動化威脅;而數據蒐集及分析性的工作,亦將因機器的準確性與效率較高而受到衝擊。需要與人互動相關的工作,或因技術成本相對高者,則較不受自動化取代,如管理階層、專業人員,或照顧服務人員等。這些都成為未來新工作機會創造的來源,也是既有工作轉型的方向。

 

協助勞動者發展新技能

無論工作是繼續存在於變革中還是完全被淘汰,自動化將改變傳統的分工和任務,影響層面既深且廣,不僅在經濟與就業方面,亦涉及後端的社會安定面向。有鑑於此,政府及企業於接受自動化效益的同時,亦應攜手投入大規模的培訓計畫,協助工作者順利轉型。

未來的工作者必須積極學習新技能,使他們能夠在可能被自動化、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所取代的世界中創造更好的經濟價值。工作者必須思考如何「與機器競賽」而非一味地表示反對。

新技術的發展會衍生出新的技能要求或對某些技能的重視。隨著物聯網和大數據的使用越來越廣泛,數據科學家和分析師的地位也日益重要,在許多公司的運營中具有戰略意義。能夠找出如何處理越來越多的數據,並確定什麼是有價值的,什麼創造了新的商業機會將是關鍵。還有一些證據表明,勞動力市場越來越重視社交技能,因為這些技能不易被自動化或人工複製。

 

勞動僱用型態的轉變

數位科技不僅改變了人們的工作模式與環境,也使得工作與生活之間的界線日益模糊,傳統朝九晚五的「工作」定義已逐漸轉變,傳統聘僱、單一全職的典型僱用型態也正在翻轉中。企業如Uber、Airbnb正打破傳統行業運行的常規,在需要時找有時間的人、閒置的房子或房間,透過兼職方式或租賃工具以降低成本。

相同的,此模式亦可運用在企業聘用人才方面,透過科技應用,自由工作者顛覆了「職位」的定義,即可自行選擇工時、面對不同雇主,並且可以靈活切換工作、改變原從事之行業,企業內部既有的組織型態與人力資源管理也將需隨之進化。科技的創新與變革,將有助於自由職業的風潮,引領「零工經濟」時代的到來,如遠距工作、使用數位平台找兼差賺外快的機會,乃至創業等,但無形中也帶來挑戰與衍生相關問題。

雖然深具挑戰性,但數位化對技能要求、工作和就業的影響引發了一連串必須解決的問題,其最主要的風險將不會是失業問題,而是收入兩極化加劇,若是政府缺乏相關技能與知識將處於不利地位。在供給與需求方面,包括教育和技能開發以及勞動力市場領域的政策措施,都必須審慎納入考慮。國發會認為,未來受自動化取代的風險程度,仍取決於一國經濟、法律及社會政治等眾多因素的交互影響,因此,亟需建立具彈性及適應力的勞動市場及相關法規制度,並重視學校教育與軟性技能的培養,以因應未來數位科技對勞動市場的衝擊。

 

延伸閱讀:

  1.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Information Economy Report 2017
  2.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Jobs lost, jobs gained: What the future of work will mean for jobs, skills, and wages", November 2017
  3. McKinsey Quarterly, "Where machines could replace humans—and where they can't (yet)", July 2016
來源:高純蓁/美商麥格羅‧希爾特約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