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業4.0與人工智慧時代 人資管理如何調適


邁入21世紀,在科技界將重心置於人工智慧,將由人與機器的結合,透過普及化的電腦程式的手段實現的人類所期求智能技術,因而展現出來的高超智慧過程(接納、儲存、計算、分類、分析等),的確已經給整個經濟與社會帶來巨大的影響。

而工業4.0原先是用來提昇製造業的電腦化、數位化和智慧型化。但發展至今,已經擴至商業4.0,與生物科技4.0。工業4.0帶動精密設計具備人工智慧的機器人的大量出現,並廣泛利用物聯網與智慧型整合感應系統,將會很快地取代簡單技術操作的人力,而且顛覆傳統經營管理思維模式,也整合了技術、商業模式、與產品及服務的行銷體系,我們身為業界一員實不可小歔。

有人已經形容這將是另一次產業革命的來臨,但在規模與影響程度都是比上次產業革命更加深遠,而且不出二十年即可見到其具體與劇烈的變化。

在高度工業化的國家,已快速進入電子化、自動化與無人化,取代大量體力勞工;每次新科技與新模式的革新,都會相對的減少勞力,有人推估目前近三十五億就業人口,在數十年後,僅需一半人力就能完成現在生產任務。如果低度開發國家仍在初級產業上停滯不前,必然會出現就業不足的壓力。

 

人工智慧與工業4.0 對於未來人力資源的衝擊

在產業環境與結構變化上,對於AI、工業4.0、AR、已由於科技水平不斷的提昇與管理實質內容演化,無論在經營策略的思考與重點,均有實質的影響意義。面對人工智慧AI、虛擬實境VR、自動化、機器人、物聯網時代的接踵出現,會對現有人力是否能夠持續勝任,對產業與成員形成嚴峻的自我壓力,不能進步就有可能遭到汰除的厄運,Advance or perish。

未來產業變化莫測,今天看似崢嶸可期的產業與職種,未必可以存活於未來,而未來也許也會有新興產業與職種脫穎而出,因此具備多種職能,或可轉換的專長,使自己在就業市場價值能保持不墜,也成為每個人必須要正視與奮鬥的方向。

整個就業環境會出現知識技能的M化,知識水準與技術及經營管理能力彼此的差距,將決定其貢獻程度,這不僅是個人間薪酬福利的差距,更決定個人前程發展與就業穩定程度。有人預期未來一個人也許未必能夠終其一生為同一企業firm服務,但是仍有可能終其一生,在某一領域field成長。

未來各種職業型態也會陸續出現,包括複合型專長(π專長)、SOHO、雇傭自由Employment at Will(指在無明確的相反協議時,僱主或僱員任何一方都可隨時依法給予補償下,終止其僱傭關係,可以是因為某種理由,也可以不需要理由)。更多的專業型自由型式下,無固定雇主(Freelancer)工作者與自雇者(Self–employed)、斜槓……等各種就業生態都會陸續出現。但如果當事人生涯發展方向抉擇是正確的,有能力在同一或相關聯的專長領域締造領先與不可取代的優勢地位,就有機會在生涯發展中屹立不搖。

教育水準普遍提升,預期在未來三十年內,全球人口有可能從七十億激增至九十億,而且是呈現區域人口增加不均衡的狀態成長;但另一方面受過高等教育者已呈直線上升之趨勢,據估計目前全球大學在學者已經超過一億四千萬,就業市場是否能容納他們,已構成嚴峻的挑戰;殆有甚焉,老年化與高度開發國家少子化,也對勞動力供應來源構成嚴重考驗。

隨著企業經營模式,與規模不斷的多樣化與擴大化,加上全球化的盛行,早已經是跨越時空距離與打破疆界(Boundaryless),而大量引用人工智能與自動化,能夠取代人力,更對人們形成壓力,朝不保夕的缺乏職業安全感,已經油然產生,而且普及於世界每一角落。知識經濟的圭臬之一就是今天"會的",不見得見容於明日,因此終身學習已經成為永無止境的奮鬥使命,更幾乎成為生存的保障手段。人們不僅要"學得好",也要"學得對"。

國際高端人才的持續流動,低度開發國家的菁英不斷向高度開發國家流動,造成低度開發國家"人才外流(Brain drain)"現象。其實這也是另一種貿易(是人力而非實體)失衡的現象。這也會形成國與國之間的搶人才大戰。

對於未來就業前景憂懼的勞工,有些會採取激烈的"害工(Sabortage)"行為,勞工通過蓄意阻撓、干擾、毀壞生產及其設備的進行等方式,"害工"與反全球化運動一直是在持續升高與蔓延中;表面上在西方工業大國的工會參與者人數與比例已經在下降,他們主要產業巨擘已成功擊潰工會運動,達到"無工會(Union free)"的境界;但與此同時,"害工"行動也已經在各地出現。事實上,早在19世紀美歐工運史上均曾出現憤怒與失望的勞工,集結破壞生產機器的先例(如路得勞工暴動)。

徵諸今日,我們有理由相信由於新的AI與工業4.0出現所造成的勞資爭議會較諸以往更嚴重,缺乏技能的員工一旦因為知識與技能不足而遭辭退,其在能覓得職位的可能性將較以往更加嚴苛,因此在失望、沮喪、失去尊嚴甚至絕望下,他們採取的行動可能更加激烈。

這樣產業結構與型態的變化,也會大幅度改變就業者所習慣的人際溝通模式,表面是溝通是更加方便,但是過分依賴現代化工具與系統,但也減少了人情面,有時候反而可能造成一些疏離感與建立信賴關係的障礙。

來源:朱承平/MGR首席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