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跨域」職涯的準備與經營:從「T」型人才到「非」型人才


近年來坊間熱賣的暢銷書「斜槓青年」引發許多關心自己職涯的人有更勇敢的思考與嘗試。當我們身處科技更迭快速與知識半衰期的時代,「斜槓」恐不是青年人專屬的名詞,每個人終其一生,都需要以長期發展、多元培力、跨域整合的態度經營自己的職涯。筆者2018年於彰化一個小鎮進行樂齡志工培訓,有一年過70的志工大姊告訴我她要提早離開,為要赴一個工作邀約。隨後喜孜孜跟我分享她的「斜槓樂齡」。大姊原是為了充實退休生活而參加學習活動,其中「氣球造型」這門課程引發她的潛力。最初她只是覺得課程有趣,她將課堂完成的作品PO在個人的交友網站上,隨即產生許多效應,贏得讚賞是其次,最後竟然有生意找上門。他就開始接受婚宴、商店開幕場佈等的邀約,開啟她退休後的另一職涯。她說以前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有這方面的天分。由此可知,持續學習、不斷探索是職涯永續發展的要件。

 

培育「非」型跨界人才的概念與「T型」人才不同

過往對於職涯發展,均強調專業知能的重要。為了強化專業發展,學校或組織藉由實習、產學合作等設計,希望培養單一領域專業技能的廣度與深度,這個概念也獲得廣大群眾的認同,這是培育「T型」人才的概念。然而,隨著智慧科技的影響力席捲全球,未來勢必影響職場人力的配置,為了面對外界環境的變遷,學校教育近年來積極提出相關的因應措施。例如:大學教育為突破僅培養單一專長人才的作法,逐漸淡化從系、院為主體之本位主義的概念,設計跨領域學程,以更有效率的做法培育跨界人才。而跨領域課程的設計是要培養學生的「跨界」專長,透過靈活應用領域互補、理論搭配實務經驗進行人才的培育,這就是「非」型人才的培育概念。

大學以往的做法是透過修習輔系、雙主修的方式,培養學生的第一專長與第二專長。然而,為了培育「非」型跨界人才,許多大學嘗試打破系、院的課程設計作法,除了鼓勵學生修習主要核心學程之外,更可善加利用時間再修習其他可以與此核心課程互補的學程,以產生跨領域學習的成效,此做法使學生於就學時期有機會進行彈性學習,因而學生是整個學習歷程的設計者。培育「非」型人才的實施可回應職場對於「跨域」之需求。以高齡社會所需的人才而言,僅具有單一專長者所提供的高齡服務仍然有限,如果可以結合「跨界」專長,可以獲得更佳的服務成果。例如:老年醫學之醫護人員搭配高齡教育的專長,可以將高齡者所需的醫學知識於看診過程中有效地傳達給高齡者,使高齡者瞭解醫囑且意識到遵從醫囑的重要性,進而自己負起晚年健康照顧的責任,可使醫療資源的運用效能更佳。具體而言,老年醫學醫護人員的「非」型人才培育過程中,除了老年醫學的專業知識之外,尚需要進行高齡教育的跨域學習。

Johansson於所著的「梅迪奇效應(The Medici Effect)」一書中提到,藉由不同領域的交會將碰撞出驚人的創新,因而稱之為梅迪奇效應。在職者可藉由不同的專長,將不同領域的專業知識、經驗能力所產生的交會,進而碰撞出新的構想,這是產生創新方案的一個解方,也幫助在職者成為職場上不可取代的人才。因此,鼓勵在學的青年學生或是在職者除了擁有一個主要核心的知識之外,可以藉由多方的探索、觀察未來的需要,再跨足並整合另一個核心知識領域。

 

培育「非」型人才的三個策略

「非型」人才的培育需要以下條件的配合:首先學習者需要意識到自己是學習歷程的主人,從學習歷程到職涯經營,需要審慎思考自己人生的規劃的主角,進而拿回人生的主權。個體需要為自己的職涯發展負責,因為職涯規劃與發展的任務不是落在學校或工作組織身上,個體本身需要擔負職涯發展成敗的責任。

培育「非」型人才的第二個策略則是從原有的專長或興趣發展跨域能力。個體可從自身既有的專長與興趣為起點,藉由與外界世界的接觸,在探索過程中發展出對新領域的熟習與認同。每天需要為跨域進行準備,為自己至少預留15分鐘學習或練習。藉由不斷的操練,歸結出可以整合發展的另一個能力或專長,應用於相關的事務中,進而建構出跨域能力。

第三個策略則是熟知相關的學習資源,靈活搭配不同的學習管道。為增進學習成效,在職者可善用免費、線上學習資源,建構自己跨域能力。此外,也應彈性運用正規教育、非正規教育與非正式學習等不同的學習管道為自己增能。例如:選擇正規教育指的學位學程,可獲得學士、碩士或博士學位;利用非正教育機構,推廣教育、成人教育等機構的推廣或學分課程培養跨領域知能;亦可採用最有彈性的非正式學習,例如:專業小組討論、自行閱讀相關書籍或資料等,以獲得相關知能或經驗。除此之外,個體也要定期檢核努力的結果,評估自己在跨領域的學習與應用之成效。

最後,則是建立終身學習的習慣。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學習:內在的寶藏 (Learning: The treasure within)」一書中提到進行終身學習可以幫助所有人:學會與人相處(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學會認知(learning to know)、學會做事(learning to do)、學會發展(learning to be)與學會改變(learning to change)。亦即終身學習的實踐可以幫助所有在職者發展跨域專長,成為「非」型人才。

 

延伸閱讀:

  1. 陳信佑(2016年9月22日)。培養思辨力 讓自己成為「T型人才」
  2. 劉真如(譯)(2005)。梅迪奇效應(原來源:Johansson, F.)。台北市:商周。(原著出版年:2004)
  3. 謝明彧(2017年9月22日)。打造科技「非型人才」把學習本質還給學生
  4. Johansson, F. (2004). The Medici effect: Breakthrough insights at the intersection of ideas, concepts, and cultures. Boston, MA: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
  5.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 Science Culture of Organization (1996). Learning: The Treasure Within.
來源:李雅慧/國立中正大學成人及繼續教育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