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人才除了STEM外還需要些什麼?


十多年前,美國的教育界看到了未來將是一個充滿協作與創新的世界,在處處需要協作與創新的情境當中,問題解決的能力是一大關鍵,而問題解決的能力根基於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與數學(Mathematics)等四種領域的基礎。而在產業界,業者希望教育界培育出來的人才在進到職場之後能馬上運用所學,因此,STEM教育在業界與教育界的協同努力下,從美國如火如荼的展開並拓展到世界各地。除此之外,過去成功的產品推出也讓人們也漸漸認知到,如果能在硬梆梆的科技與工程之外加入藝術的元素,產品的附加價值可以更加提升,因此,越來越多的業界人士倡議應在原本的STEM教育中加入藝術(Art)成分,讓人們的生活更加多采多姿。

我們將情景拉回台灣,過去的三四十年當中,科技業一直是台灣經濟起飛的重要產業之一,我們憑藉著優異的技術與工程能力成為世界上不可或缺的科技重鎮,並且有能力將此成功經驗複製到海外,而傳統產業也擺脫以人力密集為主的產業型態,轉而在產業升級的道路上持續精進,也成為世界上數一數二的領先者。我們可以驕傲的說,STEAM當中的科技與工程的實力已經像DNA一般地鑲嵌在台灣人才的身上,形成優勢。但是,台灣科技業及傳統產業的成功多數集中於提供國際品牌質優價廉的產品,咸少有亮眼的品牌活躍於國際的舞台當中。筆者在業界觀察到,形成這種狀況多半來自於以下幾個原因: (1)業界多重視產品端的開發而非基礎科學的研究、(2)產業定位於代工而非品牌的建立與推廣、(3)習於被整合而非成為帶動整合的領導者、(4)著重於把握眼前而非探索未來。

為扭轉台灣現階段的狀況,我們的STEAM教育當中除了強調科學、科技、工程、藝術與數學等基礎之外,必須從中培養未來人才以下幾種能力:

1.洞察能力

在各個產業當中,領先者總是能比後進者看到更多的機會與可能性,並且從中找到有利其組織發展的利基點,而基業長青的公司更是能不斷的重複這樣的循環,不斷蛻變與成長,從這些領先者當中我們時常發現其內部存在著一些研究精神,這樣的精神促使企業不斷看到新的機會,嘗試新的做法,進而發掘出下一個成長契機。而要形成這種洞察能力,對基礎科學的研究與投入是必備的,企業除了自己擁有基礎研究團隊之外,能善用學界資源(例如:各種產學聯盟),彼此協助,創造雙贏在台灣似乎是一個更加可行的做法。

2.溝通表達能力

筆者與一些投入海外職場的朋友聊天時經常聽到,在國外我們台灣人的能力常常優於來自其他國家的人,很多技術上的問題常常仰賴我們解決與完成,但是主管在提報晉升的時候,通常機會還是留給來自其他國家的人們。大家常感嘆國外企業的主管不識伯樂,但仔細反思,由於我們從小所受的教育告訴我們要懂得謙虛,埋頭苦幹總有一天會有出頭的一天,但這種良好的美德似乎在未來不會成立,適時善用溝通表達能力,活用溝通藝術,讓別人看見自己、聽見自己才是王道,個人如此,企業也同樣適用。企業如能將內部人才的溝通表達能力運用於企業溝通與行銷方案當中,企業的競爭力必定能更加提升。

3.團隊協作能力

由於長期代工,雖然台灣企業內部的技術整合已臻成熟,但跨領域的團隊整合常由國際大廠主導,這樣的狀況使得台灣的人才往往處於被整合的狀態,而隨著科技的進步,產品的功能越來越多,如果台灣未來要保持競爭力,不同領域的整合必定需要發生。實體產品如此,無形的服務也需要跨領域的整合才得以實現,因此培養台灣人才具有跨團隊,甚至是跨文化整合的能力必將成為未來制勝關鍵之一。

4.創業家精神

邁入中年的讀者們都有與二、三十年前一起就讀高中/大學同學碰面的經驗,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一個現象:昔日學業成績優秀的同學有較高的比例進了大企業擔任中階主管、或是畢業後通過國家考試,進了公家單位,有一個穩定的工作、或是持續在學術界研究,享受著知識與研究帶給他們的快樂。而昔日成績位於中段,但在課業之外較為活躍的同學則多數自行創業或是在企業當中位居高位。筆者經常從這些成功的同學身上觀察到他們對其從事的工作/事業具有熱情,並且展現旺盛的企圖心,同時擁有主動積極與快速應變的特質。未來的世界是未知的,擁有上述創業家特質的人才能在未知的領域當中能主動發現機會,快速調整自己掌握先機,並以旺盛的企圖心與熱情克服迎面而來的挑戰。

台灣在過去已經累積了相當雄厚的科技與工程上的基礎,在此基礎上如能從產學合作當中讓科學研究的動能延伸到企業,同時提供企業實務的經驗作為學界研究的論證的基礎,厚植人才的科學根基與加深整體科學能量,同時在人才的洞察、溝通表達、團隊協作能力與創業家精神等能力多加培養,相信台灣的產業必能創造出一番新的風貌,在國際上扮演更加舉足輕重的地位。

來源:蔡宏基/台灣行動學習協會共同創辦人;閎博管理顧問公司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