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營中高齡的安可職涯:自我導向學習的應用


2018年台灣正式邁入高齡社會,65歲以上的高齡人口達14%。45歲以上的中高齡人數高達49.72%(主計處,2016),再加以出生率下降,中高齡人力的運用不僅只是重要的議題,銀色人力的運用更是未來施政重點。筆者於重要的專家學者會議上聽過幾個耐人尋味的例子,列舉其一。這是一位高雄市蛋黃區旅宿業經理的親身經歷:「前幾年還有年輕人來應徵工作,都做不了多久,所以人員流動率高居不下。然而這幾年,連年輕人進來流動的機會幾乎都沒有。最明顯的是大學部的學生暑期在這裡待了兩個月的實習,最後留下一句話給我:這兩個月的實習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經歷,但我決定以後還是當客人就好。」

上述的例子說明,如果僅僅期待年輕新血進入職場以補充勞動力的短缺,恐怕要讓我們失望了。中高齡者延續職涯並投入勞動力市場以補充整體勞動力,勢必要積極在職場中實施。針對中高齡人力的運用要進行以下的考量:其一,中高齡者不論在工作、生活中都累積豐富的經驗,重點是要如何使這些優勢發揮價值。其二,中高齡者因為體能衰退,不適合繼續停留於勞動力密集的產業。以上兩個因素說明,為要使中高齡者延續職涯,在職場中繼續發展專長,他們不管在知識、專業技能與科技能力都需要進行跨域學習或再是升級。

促使中高齡者累積的經驗升級成為指導者,或延伸出跨領域的專長,可以藉由繼續學習而達成。職場需求已由專精一個專業的深度與廣度的「T型」人才,轉換到至少具備兩個專業知識、技能與經驗的「非型」人才,因此進行終身學習有其必要,對於想要進行安可職涯的中高齡者更是如此。

從生涯發展的曲線來看,大部分的中高齡者正夾處於三明治時期當中,上要負擔年長的父母親的照顧責任,下要支持尚未成家立業孩子的需要。中高齡者身負家庭的照顧與經濟支柱之責,又要達到職涯繼續發展,彈性的學習方式之於中高齡者顯得更為必要。幸運的是,因為科技網路的發達,許多線上課程提供多元、彈性的學習資源,使所有想要學習的人不受時間與空間的限制,可以依據自身的需求選擇適合的學習內容。因此,科技的時代即是自我導向學習(Self-directed learning)的時代。中高齡者如果能夠熟稔自我導向學習的策略,應用於安可職涯的規劃,必定可以達到職涯繼續發展的目標。

「自我導向學習」一詞最早由A. Tough(1971)提出,顧名思義是學習者不論在有人或無人的協助之下,均有能力自行進行學習。針對中高齡者,最簡易且具體可行的自我導向學習的操作步驟包括(Knowles, 1975):1. 訂定學習目標;2. 確立達到目標需要的時間;3. 確認需要的資源;4. 採用適當的策略;5. 評鑑學習結果。

例如:王先生年屆55歲,目前擔任農藝產業專員,經由審慎評估之後,他決定退休後繼續工作,因此除了原有的農藝專業之外,他想依照自己的興趣為自己開創安可職涯。首先,他體察自己對旅遊極有興趣,幾經思考後,他要藉由農藝專長與旅遊興趣的結合,為自己開創第二職涯,最具體的目標是考上外語導遊人員證照。因此,他為自己規劃六個月的時間做準備,可以使用的資源包括:線上課程、相關書籍、考古題庫、線上社群的經驗等。他評估最適合自己的策略是在家上線上課程,做題庫,並詢問網路社群人士的經驗,最後設定每週一至週五下班後,晚上7:00-8:30為學習時間,於六個月後參加考試,且取得外語導遊人員證照。根據王先生安可職涯的需求,可透過以下的自我導向學習規劃,詳細的規劃內容說明如下:

 

表一、王先生自我導向學習規劃範例
學習目標 獲得外語導遊人員證照考試知能
實施期程 2018.05.01-2018.10.31 共計六個月
可使用的資源 線上課程、書籍、考古題庫、網路社群
採用的策略
  1. 劃定週一至週五晚上7:00-8:30進行學習
  2. 觀看線上課程
  3. 讀參考書
  4. 做歷屆考古題
  5. 與相關的網路社群分享經驗
評鑑結果 2018.11月通過外語導遊人員證照考試

 

許多研究證實自我導向學習可適用於提高工作績效與晉升(施智婷、陳旭耀、黃良志,2011;Dragoni, Tesluk, Russell, & Oh, 2009)、促進留任(曾麗瑩、陳殷哲,2015;Raymond, 2004)、退休生活調適(李雅慧、葉俊廷,2012;Roberson, & Merriam, 2005)等,是最有彈性的學習方式,學習者可以依據自己的情況選擇學習的時間、決定學習的進度。自我導向學習另一個重要的意義是促使中高齡者為自己的生涯發展負起責任,藉由學習得以及早因應中高齡期的需求以及職場的變遷,畢竟安可職涯是需要預備與經營的!

 

延伸閱讀:

  1. 主計處(2016)。人力資源統計年報-表4歷年15歲以上民間人口之年齡。2018年3月30日,取自 https://www.stat.gov.tw/ct.asp?xItem=18844&ctNode=4944
  2. 方妙玲、劉博民(2016)。員工自我導向學習與工作績效之關聯性研究。服務業管理評論,14,49-75。
  3. 李雅慧、葉俊廷(2012)。成功老化的退休人員學習歷程之初探。教育學刊,39,41-75。
  4. 施智婷、陳旭耀、黃良志(2011)。主管管理職能提升:自我導向學習與知覺組織支持的交互效果。臺大管理論叢,22(1),135-164。
  5. 曾麗瑩、陳殷哲(2015)。實習醫學生自我導向學習與留任意願之相關研究-以工作投入為中介變項。醫務管理期刊,16(1),1-22。
  6. Dragoni, L., Tesluk, P. E., Russell, J. E. A., & Oh, I. S. (2009). Understanding managerial development: Integrating developmental assignments, learning orientation, and access to developmental opportunities in predicting managerial competencies.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52(4), 731-743.
  7. Knowles, M. S. (1975). Self-directed Learning: A Guide for Learners and Teachers. New York: Association Press.
  8. Raymond, A. N. (2004). Employee Training and Development. New York, NY: McGraw-Hill.
  9. Roberson, Jr. D. N., & Merriam, S. B. (2005). The self-directed learning process of older, rural adults. Adult Education Quarterly, 55(4), 269-287.
  10. Tough, A. (1971). The Adult's Learning Projects. Toronto: Ontario Institute for Studies in Education.

來源:李雅慧/國立中正大學成人及繼續教育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