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可轉用能力才能跨領域


「跨領域人才」是當今熱門話題。例如,媒體報導:(1)2017年3月,有製造業者著眼於在製造智慧化的趨勢中有人機協作、虛實整合等需求,主張新進人員要會看圖表、讀數據等新方法以理解工廠運作,主管人員則需懂跨領域的專業知識,了解如何結合資通訊科技、虛擬設計製造等。(2)2017年8月有立法委員針對2016年青年失業人數多達整體失業人數45%左右,且30歲以下的青年失業率比整體失業率高出許多,而主張現在全球的趨勢不是單一專業,高教環境該思考如何培養跨領域人才,讓青年更有競爭力。(3)2017年8月,人工智慧(AI)業者認為台灣要追上AI發展腳步,需有能促進產業AI化和AI產業化的跨領域人才大軍,但短期內AI人才須由企業內部培養,預估二年後重點系所的畢業生才會具備相關專業。

上述三個案例的共同點是都主張跨領域知能的重要性,但是例(1)的業者認為製造業主管人員比新進人員更需具跨領域專長,例(2)的立委認為高教階段需普遍培育跨領域人才,例(3)的業者認為AI跨領域人才需由業界先培養。無論如何,跨領域人才培育需要大家關注,但是要「跨」到什麼程度才叫跨領域,會因產業類別、企業規模、職務範圍等不同而有別,不宜說所有人員在職場都要「跨領域」。

教育單位供應端和用人單位需求端都怕供需沒校準好或好高騖遠,會培養出「樣樣通、樣樣鬆」的人才。例如,當今就有不少中小企業業者,主張他們要的「跨領域」人才是「一專多能」人才,而非「多專多能」人才。亦即,他們較需求T型人才而非薽洶H才。但無論T型或薽洶H才所需的「多能」(Versatility)中都包括可轉用能力(Transferable skills)。

舉例言之,有一個在幼兒園當過保育員的年輕人到大學去應徵行政助理,在面談時被問到能否勝任和大學教職員工生的互動時,她扼要地說出她在幼兒園理如何帶好園生,如何辦好活動以及如何和園生、家長及同仁做好溝通。她的說明讓面談者相信她可以將在幼兒園的人員領導與管理、活動組織和人際溝通等能力轉移到大學行政助理的工作運用。於是,她獲得這份工作,後來也表現得很好。上述年輕人從幼兒園轉移到大學的能力就屬可轉用能力。這種帶得走的能力讓那年輕人消除了在大學沒有直接工作經驗的求職和發展障礙。有時,這種能力被稱為通用(Generic)、軟性(Soft)或21世紀(21st century)能力。

可轉用能力是在某個情境學到之後,可轉用到其他情境的知識、技能和知能之應用。這種可通用在不同工作、角色和領域的能力,可能在家庭、學校和職場等生活經驗中培養出來。究竟那些可轉用能力最重要則人言人殊,重點仍在符應需求者最重要。英國的Roger Benett在2002年發表的《雇主對畢業生可轉用能力的需求》一文,報導針對兩年內行銷、一般管理、財務和人資管理四個職類共一千則徵才廣告進行內容分析的結果,指出最重要的四種可轉用能力依序是:溝通、團隊合作、資訊科技(IT)和組織。這四種可轉用能力幾乎是當今許多被討論之可轉用能力的交集。例如,RBS Career Kickstart於2017年指出雇主們喜歡的五種能力如下,其中第1、3、4種和上述四種能力幾乎一致:

  1. 溝通—聽、說、讀、寫能力。
  2. 解決問題—跳出框架分析問題和排除故障能力。
  3. 團隊合作—與他人共事、聆聽及接受他人想法、記住共事的人是團隊夥伴、以及和團隊夥伴朝共同目標努力的能力。
  4. 規劃與組織—管理時間、應付忙碌、以及修改課業與嗜好之雜項的能力。
  5. 人際—待人親善和與人建立關係的能力。

美國勞工部就業與訓練局(Employment and Training Administration, ETA) 和產業夥伴合作,開發和維護重要經濟產業和美國經濟各部門所需基礎和技術能力的動態模型。ETA金字塔型的能力模型由下而上分成下列五層:

  1. 個人效能能力—常被稱為「軟性能力」
  2. 學術能力—含認知功能和思考風格
  3. 職場能力—指動機和特質以及人際和自我管理風格
  4. 產業全域技術能力—某個產業內都需要的技術能力
  5. 產業部門技術能力--某個產業內某個部門所需要的技術能力

愈下層的能力愈適用於愈多的職業和產業,愈上層的能力愈因職業和產業別而分殊。對應層次4〜5的能力被稱為技術能力,層次1〜3的能力被稱為基礎能力(Foundational competencies),層次1「個人效能能力」含:人際能力、誠信、敬業、主動、可靠和可信、適應力和靈活度、終身學習;層次2「學術能力」含:閱讀、寫作、數學¬、科學與技術、溝通、批判與分析思考、基本電腦技能;層次3「職場能力」含:團隊合作、以客為尊、規劃與組織、創意思考、解決問題與做決定、使用工具與技術、排程與協調、檢核、檢查和記錄、業務基礎、可永續實務、健康和安全。ETA的能力模型將前述溝通、團隊合作和解決問題等可轉用能力做了適切的定位,也在模型相關文件中為這些能力提供更多的解說。

不論學校、訓練機構、企業或個人,都應正視可轉用能力的重要性,而且該善用ETA的能力模型等工具,促進學生、學員、員工或本身的可轉用能力,以利在領域內或跨領域發展。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部立場)

來源:李隆盛/中臺科技大學校長